-

“這人族天才必敗無疑。”

殺戮戰場四周的修煉者,都不看好觀日神祖。

有魔族直言不諱道:“這小子的太陽聖道,能夠剋製魔道,可他領悟的聖道境界,不如巨拳魔祖,至於神體力量和氣血力量就更比不上了,估計撐不過五十個回合。”

秀兒擔憂的看了觀日神祖一眼,詢問林辰:“天劍公子,你為何讚同觀日公子出手?”

林辰回道:“因為他內心的怒火,已經積攢到了極限,如果不發泄出來的話,會影響他的心境。”

“原來如此,隻要觀日公子將心中的怒火發泄出來,就算他敗了,也冇有什麼關係。”秀兒點點頭道。

“不錯。”林辰點點頭,笑著問道:“看來你也不覺得他能夠打敗巨拳魔祖。”

“這個,十個人族天才之中,幾乎大半都不是同階魔族的對手,在殺戮戰場上,這個比例還會更大。”秀兒遲疑道。

“這是各族早已經形成的認知,人族不及魔族、半獸族、精靈族、妖族,隻能與矮人族比一比。”林辰感慨道。

“天劍公子,話雖如此,可人族之中,亦有許多驚世絕倫的天才,比如你。”秀兒認真說道。

“你就這麼看好嗎?”林辰說笑道。

“秀兒相信木老的眼光,何況天劍公子你給秀兒的感覺,就跟其他天纔不一樣,這也許是因為你的劍修的緣故吧。。”秀兒道。

林辰笑了笑,冇再多說,看向殺戮戰場。

隻見觀日神祖果然按照他所言,一直以遠程進攻的方式,與巨拳魔祖交手,並且以太陽聖道影響對方。

可巨拳魔祖的攻擊、防禦以及神體力量,強大的出奇,冇有被觀日神祖傷到分毫。

而且,他也運用黑土聖道,演化出一道道黑牆,牽製觀日神祖的同時,進行包圍。

“小子,你想要跟我鬥,還嫩了一點。”

巨拳魔祖一臉不屑,忽然鬆開拳頭,攤開五指,掌心竄起一道黑光,便帶上了一雙黑色手套。

這雙手套是絕品極道神兵,不知用什麼材質煉製而成,非常的柔軟,質地卻堅硬無比。

巨拳魔祖帶上它之後,拳法的威力,立馬猛增一籌,開始以快打慢,不斷的迂迴,逼近觀日神祖。

林辰見此道:“這個巨拳魔祖雖然冇有獲得三星殺神稱號,但以他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,足矣正麵擊殺四道神祖,與五道神祖抗衡。”

“希望觀日公子能夠全身而退。”秀兒道。

“我的神體力量和氣血力量,都被他給壓製了?”

觀日神祖臉色微沉,他看著浮現在四方的黑牆,看見巨拳魔祖不斷在其中穿梭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“人兵合一!”

觀日神祖與稍長的一支金鐧融合,帶動另外那隻稍短的金鐧,攜卷熾烈的太陽光輝,照射四方。

整片天地充斥陽光,肉眼無法直視,肆虐的魔氣不斷散去,四方黑牆晃動,揚起磅礴的黑沙。

“小子,你的力量太不夠看了。”

四方倏然響起猖狂的笑聲,巨拳魔祖不知何時,出現在了觀日神祖上空,雙拳如兩條惡龍衝下。

轟!

懸浮著是九**日集體崩潰,湧下數以千計的黑色拳芒,拳威陣陣,如洪流般湧向觀日神祖。

另外一隻稍短的金鐧被直接衝飛,稍長的金鐧有觀日神祖加持,依然劇烈的晃動,表麵金光開始暗淡。

觀日神祖臉色凝重,張口大喝,金鐧隨之劃動,朝著巨拳魔祖打去。

轟!

金鐧打在對方的右拳上,發出一聲轟響後,就被其左拳打中,斜著倒飛出去。

“給我倒下!”

巨拳魔祖雙拳一揮,引動拳道與黑土聖道,演化出一座瀰漫拳芒的黑山,當場向著觀日神祖鎮壓過去。

觀日神祖慌忙躲避,可依然被黑山撞擊了一下,頓時與金鐧奮力,翻滾出去,落到千裡之外。

可誰想巨拳魔祖勢頭不減,搶先出手,逼得他連連後退,幾無還手之力。

隻見他所穿的杏黃色長袍開裂,後背和肩膀的皮膚浮現出了裂痕,溢位氣血,越來越虛弱。

“倒下。”

巨拳魔祖衝著他齜牙爆喝,一拳直搗黃龍,打在他的胸膛,整個墜落到地麵,嘭的一聲,暗紅色的沙塵漫漫。

“十、九、八……”

藍須裁判見此,開始數數。

觀日神祖臉色不甘,想要起身再戰,腦海中忽然響起林辰的傳音,他愣了片刻,對藍須裁判道:“我認輸。”

藍須裁判立馬宣佈道:“巨拳魔祖勝出。”

緊接著,他就對觀日神祖說道:“按照比試規則,你敗給巨拳魔祖,需要付給他三個殺戮積分,請將弑神令暫時交給本裁判。”

觀日神祖取出弑神令交給他。

“嗬嗬。”

巨拳魔祖走了過來,亦將弑神令交給藍須裁判。

藍須裁判掐出一道古怪的印決,衝著觀日神祖的弑神令一點。

須臾,便見弑神令背麵的三個殺戮積分消失,而巨拳魔祖的弑神令上,則增加了三個殺戮積分。

藍須裁判交還觀日神祖二人的弑神令,道:“你們可以離開殺戮戰場了。”

巨拳魔祖收起弑神令,笑嘿嘿的對觀日神祖說道:“小子,你這麼弱,是很難在這裡混出頭的,趕緊跟著我老大吧。”

觀日神祖怒哼一聲,便轉身走出殺戮戰場。

“性子挺烈?難怪大哥對他這麼有興趣。”

巨拳魔祖看著觀日神祖離去的背影,巨目一轉,抬頭看向林辰,喝道:“小子,你的朋友敗了,你不想給他報仇嗎?”

說到此處,他齜牙一笑,衝著林辰勾了勾手指道:“如果你想報仇的話,就趕緊上來,不然我可就走了。”

觀日神祖已經回到林辰身邊,見巨拳魔祖挑釁他,急忙勸道:“天劍兄弟,這個傢夥太強了,你不要上他的當。”

秀兒冇有說話,卻也向林辰點點頭。

林辰聞言笑道:“他固然強大,可我也非弱者,你且看著,我如何為你教訓他。”

說完,他就走了出去,同時對巨拳魔祖說道:“你要戰,那便戰。”

觀日神祖看著林辰走出去,方纔反應過來,急忙叫道:“天劍兄弟……”

“觀日公子,禪光大師他們來了。”秀兒忽然說道。

“啊!”

觀日神祖一愣,朝著秀兒所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看見禪光大師、混戰神祖以及他的姐姐走了進來。

禪光大師三人精神力強大,來此不久,就找到了他和秀兒,很快就走了過來。

觀月神女看了一眼已經走上殺戮戰場的林辰,冷著臉詢問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天劍公子怎麼上場了?”-